技术乏力让中国台湾面板处境尴尬

“青年快递员平时工作强度大、工作时间长、解决个人问题有难度,可否在行业层面开展青年联谊活动?……”同为千千万万快递小哥中的一员,刘阔的呼声代表了不少同行们的心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