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种程度上,证券市场治理的多重目标导致刘士余需要走钢丝腾转挪移,同时考验他的智慧去寻求最优的落子顺序。